主页 > 要闻 >
{start}1680611{end}

两姐妹为父追凶25年 妹妹:希望凶手被重判

  发表时间:2019-12-25 20:20

  原标题:湖南两姐妹为父追凶25年妹妹:希望凶手被重判,不考虑民事赔偿

  20年前,湖南一男子因水田灌溉问题被同村村民杀害,其中一个嫌犯外逃,销声匿迹。为了还父亲一个公道,姐妹俩踏上追凶之路,25年走遍十几个城市。2019年,外逃的嫌犯被警方抓获,案件将进入检察院审理阶段。对此,被害男子女儿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,希望凶手得到法律重判,不考虑民事赔偿。“他们的恶行给我们一生造成的伤害不可估量、难以弥补。如果最终的判决结果不满意,我们会上诉。”妹妹说。

  父亲因水田灌溉问题被村民杀害 母女踏上追凶路

  父亲去世的时候,张阿琴只有9岁。如今,34岁的她仍能清晰地记起这个命运的转折点。那是在1994年7月2日,在湖南慈利县洞溪乡洞溪村,本是是一个平常的日子,年幼的张阿琴放暑假在家。早上,她眼瞧着父亲张国恒吃完水煮蛋,出门与村民张锡斌一起“赶水”(引水浇地)。上午十点多,张阿琴看到有人抬着父亲回来,她惊恐地睁大双眼:父亲浑身是血,右手上肢的伤口处露出骨头。

  后来,张阿琴了解到,父亲因为水田灌溉问题,与同村村民张西卓、张飞彪(又名张登攀)父子俩发生争执。

  据张锡斌回忆,事发当天11点半左右,他和张国恒在田边,张西卓带着杀猪刀冲出家门,随后他的妻子鲁南浓、16岁的儿子张飞彪也跑了过来。张西卓用那把杀猪刀砍伤张国恒的右臂,张国恒在躲避时,碰上张飞彪,随后被张飞彪用另一把杀猪刀朝张国恒右腹连刺两刀,最终张国恒不幸身亡。

  事发后,张飞彪外逃,销声匿迹。而张西卓被取保候审。

  为了打探张飞彪的下落,张国恒的妻子邹茂英带着张阿琴走上追凶之路。两年间,为了追凶,邹茂英与张阿琴辗转湖南各地。

  1996年3月23日,不幸再次降临。邹茂英因一场车祸去世,留了了张阿丽、张阿琴姐妹俩。之后,姐妹俩跟随舅舅生活,后又双双去广东打工。

  为父追凶25年遍布十几个城市 父亲坟边被建起一道水泥砖墙

  在广东工作一年,姐妹俩积攒了一些钱。工作期间,她们一直与家中大伯保持联系,了解张飞彪下落的有关线索。一次,她们听说张飞彪有可能在新疆乌鲁木齐的一个工地打工,便迅速赶到新疆寻找。开始,她们去各个工地,蹲守大门,与周边人打听消息,还在火车站徘徊。后来,由于一直未发现张飞彪的任何踪迹,姐妹俩开始在新疆打临时工,摆地摊、发传单,挣路费。但待了三年,仍未有任何线索。

  2005年,她们听大伯说张飞彪有可能在四川某镇上开挖土机,她们又立刻出发,马不停蹄地赶往当地。姐妹俩为了省钱,赶得是另称亮点最后一班火车,在去车站路上还差点被一个酒馆调戏。

  2007年,又听说张飞彪在东莞某毛织厂工作,姐妹俩又赶去东莞,蹲守在毛织厂对面的参观。但在一天早上,她们被飞车党抢走了挎包,所有财物和证件都因此丢失。

  到2019年,姐妹俩的足迹遍布十几个城市,而这也耗费了她们的青春与财力。

  十余年,姐妹俩为父追凶,一直未回老家。在此期间,一件令她们“感觉很膈应”的事情发生了。2015年,张阿丽回老家时,发现张西卓在父亲坟旁砌起一堵水泥砖墙,觉得无法接受,便找亲属将砖墙推倒。但无奈,张西卓的女儿将张阿丽告上法庭,要求张阿丽赔偿拆墙导致她受伤的损失费一万多元。最后,双方经法院调解后和解。

  凶手终被警方抓捕 案件将进入检察院审理阶段

  此前,据媒体报道,办案民警称,张飞彪逃走时并没有身份证,其户口本上的身份证号是随机生成的,暂未发现其户籍信息。而案卷材料因为公安局搬家等原因,现如今没能找全。

  如今,逍遥法外的张飞彪已有四十多岁。今年9月3日,张阿琴发布张飞彪15岁时的照片,希望有知情网友能够提供可靠线索,随后引发关注。

  9月29日,案件终于有了重大突破。张飞彪被警方捉拿归案,张西卓被警方收监,而张元春也因包庇罪被关押。

  据慈利县公安局10月25日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,张国恒的死因鉴定系他人用单刃锐器多次刺击,导致肝脏破裂,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。

  据张阿琴介绍,案件将进入检察院审理阶段。12月15日,姐妹俩收到慈利县人民检察院委托诉讼代理人告知书。北青报记者在该告知书上看到,检察院已经收到慈利县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的张飞彪、张西卓等3人涉嫌故意伤害、包庇、窝藏一案等案件材料。“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第四十六条之规定,现告知你有权委托诉讼代理人”,告知书上写道。

  对话追凶姐妹:想给父亲一个公道,若判决结果不满意将会上诉

  12月25日,张阿琴向北青报记者讲述了25年来追踪张飞彪的经历,称希望通过法律给凶手重判。同时,张阿琴也表示,若判决结果不满意将考虑上诉,她们想等案子结束,给父亲立碑。

  北青报:现在还能记起命案发生前的家里生活吗?

  张阿琴:记得。我父亲在老家教英语,母亲开小卖部,平日里比较忙碌。我们家当时在乡里算最富裕的,是第一个买黑白电视的家庭。

  北青报:对张西卓父子俩还有印象吗?

  张阿琴:有印象,张西卓就是属于村霸那种的(存在),平时很霸道。他曾经说过,“把你们杀死又怎样”。这些年我们姐妹俩不在老家,张西卓家的人还老向我大伯挑衅,因为他们平时经常能遇到。

  北青报:这么多年来,张西卓有向你们家道歉吗?

  张阿琴:没有道过歉,他曾经说把杀我爸爸的责任推到他儿子身上。后来他又承认自己是防卫过当杀的我父亲。但是我们不能接受他说的这些,不管他有什么原因,都不能变成杀人的理由。

  北青报:这么多年坚持找张飞彪的下落,有没有想放弃过?

  张阿琴:没有,我想给父亲一个公道,我们一家所有的苦难都是起于他被杀害。虽然这些年在追凶的过程中,非常艰难。但最终警方还是抓到了他。

  北青报:这期间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印象深刻的事?

  张阿琴:有一次遇到一个买菜的阿姨,她长得和我妈妈很像。我们姐妹看到她心情很激动。后来跟她聊天说了我们的经历,她还带我和姐姐回她家,做好吃的菜给我们吃。我们很感动。

  北青报:知道张飞彪被抓获是什么心情?

  张阿琴:当时有再三向警方确认,然后很激动,很高兴,觉得人生中的一件大事终于放下了。

  北青报:考虑向张西卓、张飞彪追求民事赔偿吗?

  张阿琴:不考虑,希望他们得到法律重判。民事上他们赔不了多少,他们的恶行给我们一生造成的伤害不可估量、难以弥补。如果最终的判决结果不满意,我们会上诉。

  北青报:现在生活情况如何?未来有何打算?

  张阿琴:姐姐在老家当地,我嫁到广东来了,有一个儿子了。丈夫很好,目前家里经济状况也还好。我们想等案子结束,给父亲立碑。之前怕立碑回被(张西卓)他们砸、破坏,就一直没有立。


上一篇:想了解缅甸人,那么就请他们喝一杯就行
下一篇:春运大幕开启 多部门联动应对30亿人次迁徙

Copyright ? 2019-2025 奥门金沙网址 版权所有
? 奥门金沙网址